首 页 > 详细查看

“围城”列宁格勒的足球故事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8-6-20 浏览次数:800

从1941年9月8日至1944年1月27日,列宁格勒和她的居民,经历了最为艰难的900天,德国法西斯军队的长期围困,让这座苏联第二大的城市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战争期间共计有60多万当地军民因为饥饿、寒冷以及战火而失去了生命,然而列宁格勒人顽强地坚持了过来,他们守住了城市,没有让德军踏入这座城市半步。900多天的围城岁月是悲壮的,但也留下很多感人的故事:拉多加湖的“生命之路”拯救了数以万计列宁格勒人的生命,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鼓舞了列宁格勒人和全苏联人民奋起反抗法西斯侵略的信念,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是足球,它在列宁格勒围困岁月中同样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用足球证明“列宁格勒活着”

时间回到1942年的春夏之交,列宁格勒刚刚经历了一个最严酷的冬天,城市与外界的联络基本被敌军完全切断,只剩下了拉多加湖“生命之路”继续维系着城市的日常供给,然而这个冬天过去以后,列宁格勒还是有数十万人死于饥寒交迫。希特勒曾经宣称,拿下列宁格勒,就要将她“从地球上永远地抹去”,而德军的轰炸机也在列宁格勒的上空空投了传单,宣称列宁格勒已经成为一座“死城”,虽然这只是敌人试图瓦解列宁格勒军民抵抗意志的手段,但实际上,此时的列宁格勒,饥饿已经让她失去了生机。所以,在围困中的城市举行足球比赛,就有着这样一种特殊的意义:要让人们相信,列宁格勒不是在苟延残喘,等待着死亡,她依然活着,依然战斗着,依然工作着,就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在围困的列宁格勒举行足球比赛的决定,是在1942年4月由列宁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做出的,据参加过比赛的球员瓦连京·费多罗夫回忆,当时他和另一名球员阿洛夫被叫唤到了列宁格勒市委军事部,得知了这个决定。他们接受了一个任务:在前线的部队以及市民中搜寻足球运动员参加比赛。这个任务虽然有点困难,但几天以后,球员还是凑齐了,并且开始了每周两次的训练。

参加这次“围城之战”的其中一支球队,是列宁格勒迪纳摩,它的球员本身就是来自于正规军或者是NKVD(内卫、边防部队),战争爆发后中断了足球事业,去到前线与敌人作战,现在他们又被重新召集起来。经过了短期的训练,迪纳摩队便于5月6日在迪纳摩体育场与一支由波罗的海水兵所临时组成的球队打了一场比赛,这是围困开始后列宁格勒的第一场足球比赛,当然,它与下文所描述的那场比赛相比,影响要小得多。迪纳摩队以7比3取得胜利。临时组建的水兵队就这样结束了其历史使命,他们的参赛球员,到目前为止,只有四个人的名字被记载了下来——洛巴诺夫、阿努辛、米哈伊洛夫、布列奇科。

战前的列宁格勒,除了迪纳摩,还有一支球队名气同样响当当,那就是泽尼特队。泽尼特的球员主要是来自本市最为重要的重工业企业——斯大林冶金厂。战争爆发后,泽尼特队的现役球员作为“特殊人才”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大后方,而他们的老队员则坚持留在了这里,继续在斯大林冶金厂夜以继日地工作,支援前线的战斗。

在5月的某一天,在斯大林冶金厂工作的泽尼特老球员齐亚布利科夫在街头偶遇迪纳摩队的球员德米特里·费多罗夫,他们是老熟人了,齐亚布利科夫从后者口中得知,迪纳摩正在寻找对手举行比赛。于是,在工厂担任高射炮生产车间副主管的齐亚布利科夫表示,他准备去召集自己的泽尼特队友组队参赛,就这样,比赛的参与者、时间、地点很快确定下来了。

齐亚布利科夫的组队工作并不顺利,他的老队友虽然也有在斯大林冶金厂工作的,但有的人要么是由于战争而死亡或不知所踪,要么是营养不良,不具备参加比赛的身体条件(要知道在围困时期最艰难的时候,列宁格勒的工人每天的面包供应量可是仅为250克,而普通市民的配额更少,仅有125克),所以他最后费了好大功夫才组建起的球队,不仅有泽尼特的球员,还有来自斯巴达克以及别的同市球队的球员。由于这些球员来自不同的球队,但大多在斯大林冶金厂工作,于是这支球队的名字就叫做“N号工厂”(战时斯大林冶金厂的代号)。

“围城之战”

1942年5月31日,足球比赛在位于列宁格勒市十字架岛上未遭到德军破坏的“迪纳摩”体育场打响。尽管这是官方组织的比赛,为了避免引来德军轰炸机的注意,比赛在开始以前并未大肆宣传,所以居民们并不知道在这里有足球比赛上演,广播电台也没有对比赛进行直播解说,空空荡荡的球场看台上只来了一些附近军医院的伤病员,尽管如此,这些为数不多的支持者的出现,还是让比赛的球员感到兴奋和感动,他们要努力地为场边的观众,还有自己的亲人奉献出一场精彩的比赛,以鼓舞列宁格勒人的战斗意志。

双方的球员跟主裁判巴甫洛夫商定,这场比赛每个半场只踢30分钟,因为大多数球员的身体状况是难以坚持踢完正规比赛的90分钟的。“N号工厂”队的阵容残缺不全,几名原本招来的球员比赛当天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前来比赛,出现在球场上的队员甚至还凑不齐11人,连守门员也没有!原本司职后卫的库连科夫不得不客串起了守门员的角色;31岁的戈尔巴契夫一年前在前线负伤退下了火线,两个月前又失去了自己的小儿子,他是忍着伤病和丧子之痛回到球场的;对手迪纳摩队还把一名本方替补队员伊万·斯米尔诺夫临时借给了“N号工厂”队,这样“N号工厂”队才能以完整的11人阵容比赛。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不得不进了医院,才出院不久的“N号工厂”队的中场球员米舒克,开场不久第一次尝试顶头球,便感觉头晕目眩,倒在了地上,可以说,这支球队首先面对的考验并非是对手,而是自己糟糕的身体。营养状况相对更好的迪纳摩队在上半场便取得了4比0的领先。

中场休息时,两边的球员都已经是疲惫不堪,他们不得不相互提醒,即使再累再饿也不能坐在地上,因为坐了下来以后,身上仅存的力气便会荡然无存,再也无法起来继续奔跑了。

下半场开始后,德军的轰炸机也正好来到列宁格勒上空执行任务,球场周围炸弹爆炸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德国人的炸弹却没有能阻止比赛继续进行,双方球员们凭借着意志在比赛,场边的观众也异常投入地他们助威,没有人知道,球员们到底是如何战胜营养不良、身体疲惫还有敌军轰炸这种种的困难,踢完这场比赛的。迪纳摩队又取得了两个进球,最终赢得了6比0的大胜,然而这场比赛的意义早已超越了胜负。比赛结束后,筋疲力尽的双方球员们相互拥抱,一同分享着胜利的喜悦,相互扶持着离开了体育场。正如比赛的亲历者费多罗夫所说:“这场胜利是所有人的胜利:战胜自我,战胜恐惧,战胜绝望,战胜1942年那个残酷无情的冬天,这个冬天让列宁格勒遭受了灭顶之灾,但它无法打断我们的生活,以及扼杀我们对活着的渴望。”

第二天,列宁格勒的广播向市民播送这场足球比赛的过程,随后列宁格勒的主要报刊也刊登了关于这场比赛的有关报道,“围城之战”从此变得家喻户晓,整座城市,全苏联,甚至德国法西斯都被这场比赛所震惊,因为它向外界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列宁格勒不是‘死城’,她依然活着。”

德国人不敢相信这一幕,他们惊呼:“‘死城’居然还在进行足球比赛,这简直难以让人相信,俄国人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生物?”

一个星期以后,迪纳摩队与“N号工厂”队在同一片场地上再次交手,重整旗鼓的“工人”们顽强地以2比2逼平了强大的对手。在这以后,尽管列宁格勒仍然处于德军的围困中,但各种各样的足球比赛却如雨后春笋般地开展起来,城市的正常生活秩序逐渐恢复。无论是工矿企业,还是前线部队,都离不开足球的身影。1943年的夏天,围困时期的唯一一届城市锦标赛(循环赛制)开幕,一共有20支队伍参与角逐。同一时间进行的还有城市杯赛(淘汰赛制,32支队伍参赛),迪纳摩队获得了这项赛事的冠军。1942年至1943年,列宁格勒迪纳摩足球队还在全苏联各大城市进行巡回比赛,向苏联人民广泛地宣传英雄城市列宁格勒的抵抗精神。

列宁格勒足球的首个全国冠军

1944年1月27日,列宁格勒方面军与沃尔霍夫方面军胜利会师,从而完全粉碎了德寇围困和毁灭列宁格勒的企图,经历了长达900天的黑暗岁月的列宁格勒迎来了新生。而随着苏军节节胜利,将德寇逐出国土,停办了数年的全国性足球比赛得以重新恢复。

1944年七月份,第五届“苏联杯”足球赛在莫斯科打响。列宁格勒的两支球队泽尼特和迪纳摩均参与了角逐。在围困时期,泽尼特队的现役球员被转移到了莫斯科周边小城科罗廖夫,一边在当地兵工厂生产高射炮,一边维持足球训练和比赛,直到1944年2月才回到列宁格勒。

在这次苏联杯比赛中,泽尼特首战就遭遇三届全国联赛冠军,当时公认的苏联第一强队莫斯科迪纳摩,竟不可思议地取得了3比1的胜利,这在当时算得上是一个大冷门。到了半决赛面对的是另一支三度获得联赛冠军的强队莫斯科斯巴达克,两队的比赛非常激烈,经历了120分钟的苦战,两队以2比2战平,不得不在第二天进行重赛,而重赛又是到了加时赛才分出了胜负,泽尼特队笑到了最后,终于杀进了决赛。

列宁格勒人在决赛中的对手又是一支莫斯科的球队,战后初期五度登顶的中央陆军,对方阵中拥有苏联的传奇射手格里戈里·费多托夫——苏联联赛历史上首位总进球数破百的球员。

一共有70000多名观众来到莫斯科迪纳摩体育场观看这场当年苏联足坛最为重要的比赛。在本地球迷的助威声中,中央陆军对上半场完全占据了主动,并且首先取得进球,泽尼特队仅仅依靠门将伊万诺夫的神勇发挥才没有让对方取得更多的进球。泽尼特队主教练列梅舍夫果断变阵,加强进攻,在下半场收到了成效,泽尼特队两次洞穿对方球门,最终以2比1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

泽尼特成为了苏联杯的冠军,这是首次在苏联的全国性比赛中,首次由莫斯科以外的球队夺冠。泽尼特队长库连科夫在数万球迷的注视下代表列宁格勒这座城市和她的人民高举奖杯,他和尼古拉·斯米尔诺夫是泽尼特队中仅有的两名参加过1942年5月31日那场“围城之战”的球员,“列宁格勒活着”,“列宁格勒不可战胜”的信念在莫斯科迪纳摩体育场上空被进一步升华。

足球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留下了很多感人的故事,除了列宁格勒的“围城之战”,在基辅则有“死亡之战”,为了尊严,基辅迪纳摩的球员放弃了以失败换取侵略者赦免的机会,选择了在球场上战胜狂妄的德国球队,昂首接受死亡(电影《胜利大逃亡》的故事原型就是这场比赛);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后,一片瓦砾中,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员与当地球队上演了“废墟之战”,展示了苏联人民战后重建家园的决心。2018年的夏天,世界足坛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俄罗斯大地,足球又会给这个国家留下怎样的印记?


影视文化
艺术活动
·曼彻斯特的无限华丽变色灯
·香港中国国际文交所震荡走势 藏品下跌
·玩概念?看英国概念艺术领军人物!
·摄影师“光绘”,相信我,它不是真的雕
·太行山下千年古村“变形记”
·一场又一场的艺术品收藏官司 是否消磨
·故宫明中都皇故城考古工作站揭牌
·刘旭光:“审美”的历程与“审美”的重
·东方哲思的“日月光华”:中国当代艺术
·张艺谋在国家大剧院办了个展览 204
·从金缕玉衣看古代贵族对“死而复生”的
·四川三星堆那么知名,为何落选全国十大
·贾平凹回应争议:对于当下农村,我确实
·瑞士艺术家MONIKA行为艺术工作坊
·西安美术馆3月展览活动预告